MGTOW米格道MGTOW 谈极右女本位

今天我想写一篇专题小结性质的文章来谈一谈女本位主义(Gynocentrism)的另一种形式—极右女本位。之所以想起谈这个话题,是因为在红丸或MGTOW学说的认知体系里,女权主义只是女本位的极左形态,因而如果不能完整地认识女本位的不同侧面,在反女权的过程中会有顾此失彼甚至蜕变成“反女权以更好地维护女本位”的风险,这也是为什么MGTOW不完全等于反女权运动的原因。此外,但凡你不是纯粹的任由女本位社会草的龟男舔狗,不管你是PUA、草食男、佛系男还是MGTOW,极右女本位都是你人生道路上一个必然遭遇到的拦路虎,所以对这个话题再怎么重视都不为过。

极右女本位又称女利传统主义,其核心是对男人工具性的强调和强化,以及对女性先天性别红利的肯定和落实。我在之前的文章和回答中多多少少谈及女权的基石是“男女无差别、性别非先天”的性别虚无主义,带有反本质主义色彩,而到了极右女本位这里,正好反过来了,男女有别他们拎得很清,因而直截了当赤裸裸地合理化女本位和雄性可弃置这个世界基本设定:男女有别,个体男人的存在价值就是低于个体女人,男人就是先天的工具人,关键时刻就得牺牲自我保全女人,女人就是先天的特权性别,男人被特权性别当廉价韭菜割就是天经地义。

极右女本位和女权分子所抨击的“直男癌屌癌”、“爹味”、“婚驴”等有部分交集,也时常会被女权抨击“物化女性”、“客体化女性”等。但从红丸视角来审视,这无非就是女本位阵营内部的路线斗争而已,是极左女本位对极右女本位跪舔特权性别的方式不满意罢了,言下之意是你怎么能因为我们有子宫崇拜我们,这是对我们的物化,明明应该因为我们巾帼不让须眉把男人统统按在地上摩擦来跪舔我们。(手动呕吐)

能详细讲讲女权和女拳的区别吗? – Morpheus的回答 – 知乎 zhihu.com/question/4048

极右女本位主义者主要包括女本位传统繁殖癌和白衣侠士/护逼使者(White Knight),其往往带有右倾极端排外(当然,只排外族男性)和文化沙文主义倾向。还包括片面强调男性传统义务但只字不提恢复女性传统义务的猪女(与真女权蛛女相对应),也就是说,她们包括了某些反女权者口中的“田园女权”。

猪女(田园女权)

她们往往以反真女权、支持传统、支持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冠冕堂皇的姿态登场,因而极具迷惑性,她们十分清楚绝大多数男人爱听什么,也因此可以轻而易举地榨取大量带把的的流量和money,并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成为为自己赴汤蹈火的“观音兵”。与真女权蛛女将男性边缘化、对男性价值全盘否定和贬低不同,这些猪女显得更加保守和冷静,她们清醒地认识到男性才是社会赖以维系的真正中坚力量,打压男性就等于自毁长城,因而不会像蛛女一样傻 逼兮兮地仇男厌男,她们知道女权那一套性别虚无主义纯属扯淡,她们务实得很,就是想方设法提高男性这种“工具”的使用效率,在既定“男权”(实为男责)社会里把自己的性别红利最大化。“我们怎么能仇视和贬损男人呢,我们需要他们”。言下之意就是”你们女权仇视工具干嘛,工具是拿来用的,你们这些争强好胜的女强人蛛女非得跟工具比谁更有用干嘛?真是愚蠢至极,君子善假于物也,这个道理懂不懂?你们愿意跟个男人一样累死累活出去当奋斗逼996大小周弹性工作制爆肝,直面这个残酷世界的血雨腥风你们就去好了,别拉上老娘,我只想享受作为一个女人在无数带把廉价韭菜搭建的infrastructure里得到充分滋养和保护的那种闲适安逸。”她们也不会像女权那样表现出强烈的逆向民族主义或民族虚无主义倾向,而是把这个女性的天然性别属性巧妙地伪装隐藏起来,因为她们明白正是本民族男性的持续牺牲和付出,才为她们构造了可以岁月静好无忧无虑的这一片小天地,而外族男人(尤其是来自高度父权社会的外族男人)是不可能像本民族男人这么惯着她们的,因而她们当然是需要national.ism的,XX绝大多数女蝗汉,女米分红,还有西方那些反移民政策的女性national.st和种族保守主义者,女性白右分子,女性特朗普和共和党支持者,女性反女权主义者等,都属于这个范畴。然而,她们选择如上这些自我定位完全是从自身立场出发为自身利益做出的精致利己的考量,而丝毫不是从顾及男性立场角度出发而做出的:

她们反移民,是作为既得利益者的患得患失,她们惧怕外族男性把“封建落后的父权流毒”带进来,让她们不再能享受女本位社会全方位的贴心照料,她们当然要支持保守主义。

她们支持民族主义,是为了与护逼使者等男性极右女本位主义者在政治立场上统一战线,以“爱国爱家的传统好女人”形象示之,从而获得后者对自己的跪舔和保护。

她们支持共和党的缩小政府规模、缩减社会福利和税收,是因为她们往往已经结婚,需要靠着那个终身免费奴仆供养她们,大政府的福利制度只会导致她的私家奴仆创造的价值更多地流入干爹政府进而流入其他女人的腰包,她当然要支持共和党。

她们反女权,是怕性别虚无主义太过火了把男人都洗脑成性别虚无主义的“娘炮男”(Soy Boy),到了天灾人祸、“Shit Hits The Fan”的时候真觉得自己跟女人平等无差别了,结果跑得比自己都快,都不护着自己了,那怎么行?“被女权主义某种程度上弱化的男性传统义务必须重新强调!男女是有别的,大灾大难面前男人要像个爷们一样顶在前面无条件保护女人,因为我们有子宫我们的命就是比男人的值钱。女权主义背弃和否定子宫价值,这可是动摇了女性固有的子宫特权的根本,这可万万要不得,不能否定子宫,要崇拜子宫,女权这是玩火,我们要反女权!”

所以,你可千万不要觉得她们反女权是从男性角度考虑的,哪怕男性是女权主义首当其冲的第一受害者。另外女权主义给她们带来的女性特权和实惠,这些所谓的女性反女权主义者可是照单全收的,她们反女权的过程中可从来不会触碰这一部分,她们只是想在女权主义臭大街后与这个标签划清界限罢了,她们所谓的反女权,目的不过是更好地推动和维护女本位主义罢了。

你会发现她们经常与女权分子在某些话题上撕 逼。比如女性专属车厢的事,女权反对这个事,说这是女性性别刻板印象的体现,这种做法传达了女人是弱者的含义,是性别歧视(Sexism)。这时猪女会跳出来反对女权主义者:这是社会对女性的特殊照顾和尊重,何乐而不为?这明明是一个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好吗?(笔者注:每次碰见这种极左和极右女本位主义者撕 逼的现象,笔者都只想说一句话:我只想打死二位,或者被二位打死。手动滑稽)

“男人不需要女人,就像鱼不需要鱼钩” – Morpheus的文章 – 知乎 zhuanlan.zhihu.com/p/26

那么猪女既然充分享受到了子宫特权,是否在平时尽到了子宫义务呢?并没有,别看她们整天自诩是民族主义者,可她们作为女人连最基本的为本民族的男性生育后代的义务都做不到。问她们为什么不生,往往都美其名曰自己要专注事业学业等根本没时间生孩子,或干脆反打一杷:生孩子那么痛苦你这个直男癌怎么一点不怜香惜玉,忍心让我生?我的身体我做主。俨然一副双标至极的嘴脸。

所以,概括地说,蛛猪二女的区别就是,前者是传统社会里女人该干的不干,而去抢着干传统社会里男人干的事,结果再把事在自己手里搞砸。而后者则是传统社会里男人的事不干,但女人该干的事她们同样不干。

Tradcon、护逼使者(White Knight)和女本位盲点(Gynocentric Blindspot)

接下来谈一谈Tradcon,在MGTOW语境下,Tradcon特指女利传统主义者,可以近似对应中文当中的“繁殖癌”,不过MGTOW学说本身并不反繁殖和传宗接代,这一点需要特别说明。他们是女权暴走和父权制崩塌过程中的一个必然出现的副产物。繁殖癌在男女权利义务这个问题上永远玩着双标,有时候你都惊异于他们那清奇的脑回路,怎么就能在不同话题领域呈现如此剧烈的智商波动,他们能做到在有些问题上显现出高超卓越的见识和过人智慧,但在另一些问题上,他们上一刻还正常的智商居然立马下线,让你觉得判若两人。也让你在跟他们进行辩论时往往是一头雾水,摸不到头脑。

这些繁殖癌的这种“临床表现”是由于一种症状造成的,叫做女本位盲点(GynocentricBlindspot)。意思是当谈论到涉及女人的话题时,他们女本位的缘脑机能立刻抢夺大脑皮层对他们思维的主导权,导致智商突然下线的情况,特别是当他们讨论婚姻、家庭、生育率和移民等社会宏观问题的时候。

不得不承认,在这些问题上他们确实比白左和女权更有嗅觉,后者连问题都还意识不到。作为传统主义者,他们敏锐地意识到了当今社会存在的诸多问题:“低欲望社会”、传统红利的告罄、婚姻家庭制度的土崩瓦解、社会原子化、生育率被腰斩,深度老龄化等。作为国家主义和民粹右翼分子,移民问题、种族问题等更是无时无刻不牵引着他们敏感的神经。然而,因为他们的女本位盲点视觉障碍症,不可能看到这诸多的表象问题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是一个庞大整体裸露出水面的冰山一角。

他们看到女权造成的婚姻家庭的崩溃,生育率自由落体,老龄化加剧的恶果时,想到的不是女权主义暴走使得女人获得空前的特权和地位让传统婚姻不再是她们生存的必需品,想到的不是“云爹”的人为蜘蛛模式导致目空一切心比天高的大龄剩女大量出现。自带雌性白莲花属性的他们是绝不可能在女人身上找问题的,他们大脑的默认出厂设置就是女人永远无辜,永远只有可能是受害者,永远应该是被保护和关照的对象,有任何问题一定不可能是她们引起的。而当女权全面暴走导致性别矛盾达到沸点,好不容易出现一些为数不多的不甘忍受女本位社会戕害的觉醒男性和男性反婚群体时,这些抓狂的繁殖癌终于找到了转移火力的靶子,于是把这个黑锅毫不犹豫地甩给单身男人,觉得是草食男、佛系男不出去找女人,天天宅在家撸片撸动漫撸猫撸狗去便利店等才是罪魁祸首,同时,他们各种大帽子和道德绑架的口水攻击如疾风骤雨般向着单身男性群体招呼过来:“没有家庭和社会责任感”、“不思进取不上进”、“反人类”、“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不结婚人类还怎么繁衍?”(参考我们的某邻国招核一代对“平成废宅”的shaming languages。同时由于女本位盲点的关系,他们绝不可能也不敢去找剩女的问题,批评和指责剩女对他们来说简直难如登天,他们充其量只敢苦口婆心地劝,更不要指望他们对其采取任何强制措施。女权哄抬逼价造成男人越来越不想结婚,他们不但不想着怎么打破逼价泡沫,还要搞强买强卖,强迫男人结婚,甚至嚷嚷着要搞“单身税”,却闭口不谈如何提高男性在婚姻家庭当中的地位,在女人从自己的传统义务解放出来后仍然片面要求男人继续承担自己的传统义务,不让马吃草,但又要求马跑得快。

繁殖癌在这个问题上的智商是极其感人的,别看他们在泰坦尼克号沉没时嚷嚷着让有子宫有生殖资源的先走,在天灾人祸时让男人顶在前面充当可弃置的炮灰保护女人,在构筑社会机器的时候把男人当做螺丝钉和齿轮拧上去,但到了需要强调子宫义务时,立刻换一副嘴脸开始无耻地搞起双标。事实上自古至今,作为可弃置的性别,能传递后代的男性压根不到40%,也未丝毫影响到生育率,女人既然是生育率的限制因素,想要生育率当然需要女人身上下手才有用,然而繁殖癌因为女本位盲点,永远在回避这个问题,女人的一根毫毛他们都不敢动,只会强迫男人,仿佛把男人逼死生育率就能上去似得,仿佛男人能从即把里直接射出个孩子似得。他们甚至南辕北辙,不但不去限制女性过分膨胀的特权,还要脑残般地一味抬高女人地位和待遇,让她们受更多教育,让她们继续处处跟男人争锋,一厢情愿觉得把这些个姑奶奶哄高兴了,就能老老实实给他们下蛋。殊不知这是拿硫酸当解药,饮鸩止渴,事实是这让女人更不愿意生孩子,变成一个个不下蛋而去打鸣的母鸡。

我们不妨对比一下历史上的西汉和罗马,两者在特定历史时期都面临着人口危机,但两者采取的措施迥然不同,因而也造成了完全相反的结果:由于楚汉之间连年战乱,西汉初年面临着极其严峻的人口危机,R.ulers采取了强迫女性15岁以后必须出嫁的措施,使得西汉人口短时间内得到极大恢复,为后来大汉王朝能够逐匈奴于漠北奠定了坚实的人口基础。而西罗马帝国末期,在女权女尊主义兴起后女人得到空前的解放,生育率一蹶不振,到了居然要用蛮族做雇佣兵的地步,但罗马焦躁而疯狂的繁殖癌R.ulers不去从女人着手,居然丧心病狂地逼迫单身男人结婚,强收单身税,让单身男人在大冬天裸奔,以此作为惩罚。这最终当然不可能挽回Shit Hitting The Fan的结局,女本位晚期的罗马最终被一帮用兽骨做武器的野蛮人摧枯拉朽般地毁灭,把历史推入下一轮女本位循环。

在女权高度发展成熟的国家,还普遍存在着移民的问题,因为他们自己的母鸡就是不下蛋,人口和老龄化危机越来越严重,使得这些国家不得不诉诸于放宽移民政策,让外来移民的年轻新鲜血液浇筑他们那行将就木的超老龄社会。然而有过剩人口并有余力输出移民的,往往是男尊女卑的高度父权制国家,川普曾经相当脑残地声称希望来美国的移民不是来自黑、墨、绿等第三世界国家和地区,而是来自挪威这样的先进文明的国家,他压根没有意识到,这些所谓的先进国家和地区其本身因为女本位暴走同样不具备人口输出能力,甚至比你们本国死得更快,你还幻想他们给你们续命?真是搞笑。川普其实代表了目前相当多的西方保守白右分子的想法,别看他们天天嚷嚷着移民用子宫武器对他们鸠占鹊巢,天天苦大仇深地煽动仇视外族的极右far..cist种族主义言论(当然主要针对的是外族男人,这些白衣护逼骑士是不可能对外族女性兵戎相见的,那都是他们潜意识里的保护对象),但他们死活就是不可能去管管自家的碧池,把她们赶回家生孩子去。你跟他们讲要想解决你们这个社会严峻的人口危机,解决办法只有对女人进行管束,对女人权利进行限制和约束,并恢复男性权威,恢复男尊女卑的父权制,如此方能延缓(注意不是阻止)女本位循环的进程,他们还会说你“思想扭曲,不尊重女性,与那些野蛮落后的劣等民族有什么区别?”。不光是西方白右,XX很多蝗汉也有这个毛病,很多整天将国家民族社会前途挂嘴边的雄性蝗汉,见着个穿汉服的雌性蝗汉就立马挪不动步了,立马精虫上脑,丑态百出,简直令人作呕,他们根本意识不到,对外的民族主义,是要与对内的男权相呼应相一致的,要么都要,要么都别要,只强调对外的民族主义而对内默许甚至纵容女权雌尊,这根本就是不伦不类、非驴非马的做法。

除了女本位盲点,他们有时还会有“女本位禁区”,哪怕明明知道要解决这个问题绕不开女人,但也绝不敢向那个方向去想,似乎这一块是他们的永恒禁忌,唯恐避之不及一般,哪怕一点这方面的念头都不敢去动,即便你告诉他们这一种族消亡趋势跟草食男不结婚和男人走自己的路没有任何关系,限制女人特权才是缓解这一趋势的唯一途径,他们也会好气又好笑地表示:“看来,人口老龄化、劣币驱逐良币、white genocide等都是在所难免的,看来是无药可救了,但无论如何女性权利不能动,男女平等不能变,我们是道德帝,我们要坚守原则、恪守肾石风度到最后一刻。”

所以我在此也想搬运一下国外某MGTOW大V对这些Tradcon的喊话:

"If you don’t give a shit about your society, as a MGTOW, I won’t give a shit for you. Feminism is a self correcting problem, women will lose their rights no matter what. Either these men take women’s rights away, or those men do so."

繁殖癌式反女权

最后,我来总结一下繁殖癌式反女权的特点:

(1)反女权不反女本位,甚至是为了更好地推行女本位主义。

(2)分析任何问题时刻离不开女性视角。

(3)不是从为了男性利益立场角度出发来反女权,哪怕男性是女权主义的第一受害者。

(4)反女权过程中投鼠忌器,战战兢兢,生怕踩到政治正确的红线上。

(5)处处为女人着想式的爹味反女权,把女人是女权主义的受害者当作其反女权的唯一或首要凭据,似乎女权对女人有利他们就不反了一样。

(6)大加赞许、肯定甚至崇拜和跪舔自称反女权的女人、支持传统主义的女人以及表现出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女人。

(7)往往在大肆批判非处女的同时极力鼓吹处女,仿佛只要有那层膜的女人无论年龄多么大、长相多么抱歉、品行多么低劣,都一律不分青红皂白地划归为“好女人”行列。其女本位本能在聚焦到一类特定女人后带来的跪舔力度比那些发散地跪舔所有女人的龟男更加猛烈。也即“泛跪舔”和“选择性跪舔”的区别。

(8)对待男性异己势力尖酸刻薄至极,容不得半点打擦边球的行为,与其对待那些自诩反女权的好女人的宽容态度判若两人,他们对待反女权的女人,“如春天般温暖”,而对待“极端分子”,则“如严冬般残酷”。


目前来看,MGTOW的最大阻力其实来自极右女本位,而不是很多初代MGTOW所认为的女权,女权“could give less of a shit about MGTOW¨。这些蛛女傻 逼到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完全不靠男人,独立自强,你走不走自己的路她们压根不在乎(至少在撞墙蛛变猪之前),真正感受到威胁的是那些把男性价值工具化而不希望工具觉醒的极右女本位主义者,这一点希望读者特别留心。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恋爱课堂

MGTOW米格道MGTOW 红丸入关论词汇表

2021-11-15 14:55:23

恋爱课堂

MGTOW米格道MGTOW 她永远不会爱你【双语对照版】--(一)关于两性关系的四个真相

2021-11-15 14:55: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